置頂宣傳文章

文本製作宣傳-以及印量調查(更新日0817)

2014年1月8日 星期三

修女、魔女、別傻傻分不清。(下)


我並不是要褻瀆神聖的職業跟人們、這只是一種妄想,一種中世紀開始就有的妄想.....




就在神父在房間裡面一個人獨自的不停地施放著自身的殘虐性的時候,在房外的修女們仔細的端倪了一下這個十字架之後,其中一個比較年長一點的修女發現了這個十字架所屬的部隊其實是個赫赫有名的部隊的時候、開始擔心了起來,

因為這個部隊的部隊長除了是個虔誠的教徒之外、本身還是騎士團出身的老戰將,

「我記得這個部隊才剛完成一個麻煩的任務、正準備回去城裡...如果路線是順著原來的路線的話一定會經過這裡...到時候主人就麻煩了。」

「就算如此、主人因該也有辦法解釋過去的吧。」

「萬一這個修女身上沒有魔女印記就麻煩了....」

這些修女們開始妳一言我一語、絲毫不在意房間內裡的行為如何種種、

突然、門被打開,神父走了出來,手上沾滿的鮮血、眼神瘋狂地四處掃射了一下,

這個舉動嚇到所有在門外的修女們,沒一會兒、神父的眼神對上了那根十字架,

「就是在找這個呢...呵呵呵....」

說完神父就從修女手上拿走了十字架再度走進了房間,

「接下來、到檢查完畢之前、誰都不要進來知道了嗎?」

接著就"碰"的一聲、門被大力的關上、還傳出了從內部上了鎖的聲音。

「唉....願這個可憐的小女孩度得過這個考驗跟難關,阿們。」

其他的修女們也一樣的喊出了阿們之後跟著禱告著。

「嘿嘿嘿.......等一下我再看看妳會不會有反應....」

這時神父一邊慢慢的把十字架的長端慢慢地塗上了油、一邊端倪著蕾芮的反應,

蕾芮在布袋下面的表情已經是氣喘呼呼、兩眼無神、下體的刺痛已經達到麻痺了她的所有感官、連祈禱的思考都沒有,

突然間、一陣更加前所未有的刺痛讓蕾芮的全部神經都拉回了現實、

因為神父把十字架的前段、狠狠的刺穿進去了蕾芮的屁股裡面、

蕾芮的肛門口瞬間就被撕裂開來、鮮血不停地滲出,蕾芮的身體為了要逃離這種痛苦、上班身使起了最後一點力氣希望往前爬行、

但是神父只是一手抓住銬住了蕾芮的腳鐐一邊把十字架插得更加進去而已、而且還一邊同時狂笑著,甚至於把沾染到寫的手拿起來聞了一下之後還舔了一番

「真是的、不過就是個魔女、居然流出來的血跟人類一樣嗎?哼哼哼...」

接著十字架就又被插入得更加進去蕾芮的體內、蕾芮全身都像是電流過一班、不停地顫抖著、呼吸也更加的急促,被塞住的嘴更是不停的吼叫者,

「嗚!!!!!!嗚!!!!!嗚..............」

「還能呻吟啊?!假裝的吧、呵呵呵.....我就來試試看.....」

說完神父就把十字架慢慢地拔出蕾芮的體外、直到整個十字架都離開了蕾芮的肛門的時候、蕾芮整個人瞬間癱軟在床上、整個人都昏厥了過去,

神父這時候一邊狂笑著、一邊用十字架不停地戳弄蕾芮的身體、但是蕾芮早就沒有意識去做出任何反應了,只能任由神父的戳動,

「哼...繼續裝死沒關係啊、呵呵呵.....我這就把十字架再插入進去看看會怎樣吧。」

當十字架抵到了蕾芮的肛門口的時候,因為傷口再度地被觸碰到、蕾芮的意識稍稍地回了一點神,緊接著又被整個人像是被電刑給電了一般整個人又彈了起來、因為這次神父不只是把十字架給插進去、甚至還旋轉著十字架、

「哈哈哈!!點頭啊!!承認妳是魔女我立刻就放了妳啊!!哈哈哈哈哈~~」

蕾芮聽是聽到了、可是不要說點頭了、蕾芮現在根本就沒有任何力氣去使喚身上的任何一塊肌肉去做出任何事情,只能任由神父不停地玩弄摧殘著自己的身軀、

接著就在十字架被整根插入進去蕾芮的肛門裡面之後、神父脫了褲子、掏了自己的肉棒、用那沾了一些血的手抹了一點油、然後給自己的肉棒上著混了血的油,一邊慢慢地哼著小調、並且擺弄著蕾芮的身體姿勢、讓蕾芮的屁股抬得高高的、

「那麼...這是最後的檢查了、聽說魔女會再跟普通男人交合的那一瞬間、就把企圖強暴自己的男人給化成一攤血水、就讓我來試試看吧...呵呵呵呵呵...........」

說完神父就肉棒硬是送進去了蕾芮的陰道裡面、就這樣子被兩穴貫穿了全身的蕾芮、已經是完全崩潰,淚水鼻水都不停地流出、甚至是滲出袋子外、但是神父不僅僅是沒有注意到、甚至還不停地來回抽動著肉棒、

就當布袋幾乎被蕾芮的汗水、鼻水還有淚水給弄濕了之後、這讓蕾芮感覺就是快要窒息了一下、不僅僅是無法好好呼吸空氣、又因為袋子被弄濕了、整個立刻接近呼吸困難狀況、

於是蕾芮管不了神父到底聽不聽得到自己說什麼、開始不停的呼叫者,

「嗚嗚!!(救命!!)嗚嗚!!(救命!!)嗚嗚!!(救命!!)」

但是早已沉迷在這樣的行為裡面的神父根本就沒有仔細聽蕾芮在呼喊著什麼、只是不停地抽送著自己的肉棒而已,

蕾芮的意識隨著全身的刺痛讓自己無法昏厥、又因為呼吸不停地減少、而慢慢地感覺到就快要死去的絕望,

「斯喔....越來越緊了呢...呵呵呵...妳這個下賤的騷貨....就讓我整個都射進去妳的裡面吧!!」

嘶吼完之後、神父的動作愈來越大、直到射精進去蕾芮的體內之後,才把項圈跟頭套解開來、

這時候蕾芮的眼神已經翻白、呼吸也接近於零,但是神父似乎一點也不在乎的樣子、只是大吸一口氣、然後把嘴巴貼上去蕾芮的嘴上、然後開始不停的吐氣進去蕾芮體內,

一值到蕾芮突然驚醒、大力的咳嗽了兩聲、然後猛吸一口氣,看到把自己救活的神父的表情之後、就昏厥在神父的身上,

「哼....看來妳真的不是魔女呢...喀喀喀....」

神父這時候把蕾芮往床上丟去、然後把自己梳洗乾淨之後、打開了房門、

「治療她」

「是,主人。」三個修女異口同聲的進去治療蕾芮的身體,

「記得還是要把她綁住阿。」神父走前不忘的提醒著、

三個修女點點了頭、幫蕾芮全身都清乾淨之後、在傷口處都上好藥物,再用繩子把蕾芮給綁緊起來放在床上。

昏睡了大半天之後,蕾芮醒在四肢被拉得開開的模樣下、而且全身赤裸裸者,

看到這樣子的自己之後、蕾芮又開始哭了起來、並且不停地禱告者,

「神啊,如果這是試煉、那麼也太過分了吧、難道就不能救救我嗎?到底........到底有誰能夠救救我?就算是魔女也好...嗚嗚....」

一邊說著蕾芮一邊哭著,哭了不知道多久之後、突然從房間的黑暗角落處傳來了一個聲音,

「誰來救妳都可以嗎?」

蕾芮先是嚇了一跳、然後四處張望者,

「我在這裡.....」一隻白晰的手、攤開著手掌對著蕾芮慢慢的招手者,

「妳....妳是誰?!」

「我是..........其中一個跟著主人的修女...我曾經是真正的魔女.....但是因為在某天漢尼神父從監牢裡面救了我、對我好、然後騙了我、害我現在完全沒有魔力、只是他的一個肉奴隸.....」

「天哪...神啊..........」

「不要哭....這位修女......我的魔力只是被完全的封印了....但是我要感謝妳.....神父剛剛在強暴了妳之後,把我跟另外兩位修女強暴了一番,因為妳是處女、妳的鮮血給我解開我的封印、妳就好好地睡吧,明天...妳就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的漫漫安心地過妳虔誠的生活吧....」

說完、這隻手就消失在黑暗處,接著蕾芮只覺得好累、很快地就入眠了。

當蕾芮再醒來的時候、已經穿上了她平常就再穿的修女服、並且非常的乾淨的,蕾芮本來以為這些事情都是一場夢、但是當蕾芮看到那個十字架放在自己的梳妝台上面、又有鮮血的時候、蕾芮知道了一切都是真的發生過的,

接著蕾芮衝出房門、四處張望了一下、看到了神父正跪在大廳的講台前面、蕾芮先是嚇了一跳、然後往後退了兩步、然後不小心跌倒在地,

「啊!」叫出聲音之後蕾芮隨即把手摀住了嘴吧,然後望著神父、

蕾芮在地板上面停了好一會兒之後,發現、神父只是跪著沒有反應、於是蕾芮慢慢地靠近了神父、這才發現,神父已經死了,而且兩眼跟舌頭都被挖走,

蕾芮隨即在胸前劃了十字架之後、不停地禱告著、乞求這樣子的噩夢不會在發生下一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