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8日 星期五

只能被監禁的一頭狗之四

不管法律允許不允許,擁有支配權來去調教他人的樂趣是不會改變的。




喀喀的兩聲敲擊聲、一個男人伸了手敲在了雅媞妮絲的辦公桌邊緣、

雅媞妮絲注意到了之後抬頭看了一下,

站在旁邊的是雷邇的父親、也是這間公司的董事長的弟弟,


「布蘭多小姐、可以跟您請教一下我那個放浪的兒子最近會不會回家嗎?」

雅媞妮絲回給這位帥氣的中年人一個溫柔的微笑

「雖然大家都在傳他似乎是追到我了、但是我可並不這麼認為、至於您的問題、我可以替您轉告示沒問題的。」

「太好了、感謝妳、布蘭多小姐、因為內人最近希望他能夠偶而回家好好吃點晚餐、而不是只有工作跟女人四處奔波,當母親的人總是這樣子想你的、妳因該能夠懂得。」

雷邇的父親露出了一個慈祥的笑容、一個有個深愛的人才會有的笑容,


「是的、法雷杜先生,我可以懂得、我的母親也是這樣子的人、可惜父親並不如您這樣子慈祥。」

雷邇的父親有點開心的笑出了聲音、然後轉身離去、並且揮了揮手,而雅媞妮絲在確定人已經走遠之後,轉了頭立刻臉色就鐵青了下來、並且拿起了手機、傳送了簡訊之後就不停的一直碎碎念著,

「這隻死狗臭狗渾球狗,他到底有沒有在每次說要回家的時候乖乖的回家阿.....混帳.......」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之後,上班時雅媞妮絲不停的念著的死狗臭狗渾球狗、這一會兒開著他的車子正停在的公司門口,然後用著開懷的笑容對著雅媞妮絲揮著手,

看到了這狀況的雅媞妮絲,憤怒的走過去車子窗口旁然後很大力的把手揮下拍了拍車窗框,

「你!!到底每次跟我說要回家的時候!!有沒有乖乖的回家?!」

「我....我有阿...怎麼了嗎?」

「你有?!有到你父親今天會跑來公司我的辦公桌旁親自問我?!你父親的電話你有沒有接過?」

「我...欸...呵呵呵......」

看到雷邇的表情、雅媞妮絲想都不想就知道、九成九九九以上是沒有了,然後看著雷邇卻依然繼續嘻皮笑臉的表情、雅媞妮絲已經快要氣炸了、但是雅媞妮絲的表情卻從憤怒慢慢的轉向緩和、然後露出了一個陰暗笑容,

「呵呵呵...你很想要被散尾鞭狠狠的鞭打就是了是嗎?順便在鞭子上面抹了辣椒油之後再進行邊打你覺得如何呢?」

「不~~~~~~~不不不......不是說好了不干涉到各自的私生活領域了嗎?這不能這樣子處罰吧?我敬愛的女王。」

「但是因為你的沒有處理好已經干涉到我了?我可不是你的保母、因該要搞清楚狀況的人到底是誰才對?」

雷邇這時終於收起了嘻皮笑臉的表情、然後沉思了一下,

「是這樣子的、我能夠接受要被鞭打的處刑、但是可不可以不要抹上辣椒油....那會好幾天都不能坐椅子的.........」

雅媞妮絲的眼神突然變成了怒瞪的眼神,嘴巴也抿了起來、一張完美的女暴君發怒的表情展露無遺,

「呃.......賤狗願意當椅子乖乖接受處罰的......這樣子可以嗎?」

「那還差不多,既然你都自己提出了你最不喜歡的處罰之一、那我就不抹辣椒油了、相對的、你要當椅子時間是一整個下午、六個小時整、有沒有問題?」

「知道了、那麼我就先回家一趟了,謝女王寵恩。」

幾日後、在一個喣風暖暖的星期六下午、雅媞妮絲穿著一身黑色皮革女王勁裝、一套她鮮少穿上的勁裝、

因為除了把她的身材展露無遺之外、滿身的性感風騷其實之前就讓雷邇發狂的差點就把雅媞妮絲強暴了,從那之之後雅媞妮絲就很少穿,

而且還說下了一個規定、當雅媞妮絲換上這套的過程、除了雷邇要戴上貞操帶之外、用的還是最小號的,必且全身拘束的姿態下、嘴巴還塞入了一根假陽具塞住並且是打開開關的,

就這樣子直到雅媞妮絲換好服裝為止,這樣子的折磨、不要說是正常人、就連普遍喜愛被虐的男奴也沒有幾個人忍受得了,

雷邇很快的痛得飆淚、但是這樣子的視覺饗宴、他又怎麼可能不看呢?

等到雅媞妮絲把服裝換好之後、就拿著散尾鞭,走到雷邇旁邊,

「椅子沒有椅子的樣子、不乖乖把頭低下去是想要......幹嘛啊!!!」

「嗚嗚!!!!!!!!!!」

啪啪兩聲清脆的打在了雷邇赤裸的背上,打得雷邇痛鳴聲大起,全身也抖動了起來,換來的下場是在兩下鞭打,

「我沒有看過椅子還會動的啊!!!」

大罵完之後,雅媞妮絲又打了兩下,雷邇的抖動依然沒有停止、打到雷邇的背部整個都是紅紅腫腫的鞭紋之後、雷邇大概也已經力氣用盡了、所以也就不抖動了、

不過慘叫跟悲鳴則是完全沒有停過,就在此時雅媞妮絲一屁股坐了下去、

「我要開始趕一點工作的資料了,不要亂動阿整個下午還有三四個小時、我們...還有得玩呢。」

雅媞妮絲戴上了眼鏡之後,打開了電腦、手指開始滴滴答答打起了資料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